文献全部分类
当前位置:>> 文献 >> 民俗志 >> 第五篇 游艺与娱乐民俗 >> 第二章 民间竞技 >>第一节 蒙古族民间竞技

民俗志 >> 第五篇 游艺与娱乐民俗 >> 第二章 民间竞技 >>第一节 蒙古族民间竞技

编写单位:自治区地方志办公室  志书下限:  出版日期:  总字数:  录入人员:关明磊  录入时间:2016年11月26日

第一节 蒙古族民间竞技


蒙古族民间竞技可分为体育竞技和智力竞技两大类,其渊源可追溯到蒙古先民的狩猎生产活动时期,先民们在与野兽进行格斗的过程中学会了角斗的本领。先民们在捕杀猎物的过程中学会了使用石块、木棒投掷、后又制造了各种狩猎工具。其中,弓箭的使用是狩猎工具的一大革新,猎民们可用弓箭捕杀各种庞大的猎物。在狩猎生产活动中将野生动物驯化成家畜,特别是将野马驯化成家畜之后,广泛地运用于狩猎生产和游牧生产之中,随之马便成了蒙古人生活和征战中不可缺少的工具。使游牧民族的生活在时空概念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在生产和征战中形成格斗、投掷、射箭、乘骑的本领,后逐渐成为体育竞技活动。即:搏克、赛马、射箭、赛骆驼、掷布鲁、套马等。特别是搏克、赛马、射箭被称之为“男子三项竞技”成为军事训练和体育竞技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蒙古先民在生产生活中,不仅需要强壮的体魄,还需要超人的智慧。出于这些需求,人们创造了诸多休闲娱乐为一体的智力竞技游戏。如:蒙古象棋、鹿棋、吉日格、帕尔吉、羊拐游戏等。这些游戏的产生均来源于狩猎游牧生产的原型,成为开发儿童智力、提高人们的智商、消除劳动的疲劳、结交朋友的精神文化活动。

一、体育竞技

生活在中国北方草原地区的蒙古族,创造和发展了具有民族特色的众多民间体育。其中除被称为“男子三项竞技”的搏克、赛马、射箭之外还有赛骆驼、掷布鲁、套马等。

搏克  蒙古语音译,意为摔跤。蒙古族传统体育活动男儿三项竞技之一。搏克是蒙古男子比试力量、技巧与智慧的体育娱乐活动。关于搏克最早纪录起源于匈奴时期,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创造了独具特色的技巧和引人注目的蒙古搏克文化。内蒙古苏尼特左旗红格尔苏木境内就有一幅表现搏克题材的岩画,为铁器时代作品。此外,陕西西安市客省庄遗址140号墓所发现的二人角斗纹饰牌亦是一例。牌饰正中饰有二人角斗图案:二人披发赤肩,下着紧腿裤,相互搂抱作相扑状,左右各有一匹马,马有鞍辔,马头上方各有一棵大树,二人头上还有一只鸟,表现了游牧人骑马在野外悠闲自得进行摔跤游戏。13世纪时,搏克盛行于北方草原,不仅对蒙古人强身健体起到关键性作用,而且与蒙古人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也有着密切关联。搏克不仅是蒙古族传统体育竞技项目,也是一项颇受大众所喜爱的文体娱乐活动。以往搏克多在祭祀敖包等民众集会时进行,到近代成为了那达慕大会的主要内容。

蒙古搏克不受场地和时间限制,也不受地区、年龄、体重的限制。参加的人数不限,但必须是8乘以2的幂次。如:816326412825651210242048等。2004年,内蒙古西乌珠穆沁旗“挑战吉尼斯世界纪录2048搏克大赛”中,就有2048个搏克选手参赛。搏克比赛采取单淘汰法,一跤定胜负。此外,搏克的最大的特点是不许抱腿。蒙古搏克手将他们的训练同日常生活劳动和坚强意志的磨练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搏克赛中体现了多种文化因素,赛手穿着的服饰上身坚固、下身宽大,象征着朝气蓬勃与吉祥如意;蒙古搏克的出场音乐《邀跤歌》具有蒙古长调的特点,体现了豪放与气势;入场时似雄鹰飞翔般的热身动作具有蒙古舞蹈的特点,表现了雄浑与气魄;景嘎是蒙古搏克获胜的标志。在多场摔跤中取得名次的选手举行佩带景嘎、封号等仪式。据说,最早是一位活佛亲手把撕开的绸布条挂在优胜者的颈后,这便成为一种象征符号、沿袭至今。景嘎上的彩带越多,表明获胜的次数也越多。并且在老搏克手退役的仪式上将景嘎传给具有潜力的新搏克手。搏克的服饰由昭达格(摔跤衣)、浩日枚布其(摔跤裙)、套胡(大套裤)、阪吉勒(摔跤裤)、古图勒(蒙古靴子)等组成。

搏克赛正式进行时,先由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者安排比赛对手,并负责裁判。在选手上场前,扎苏尔(指导)要向观众介绍自己的选手(同时在比赛中也可以入场地作现场指导)。之后专门的歌手站在场边高唱《布赫音?乌日拉嘎》——即《邀跤歌》。歌毕,搏克选手们便跳着狮子舞步或鹰舞步入场,在裁判的指令下双方展开激烈交锋,使对手膝盖以上任何部位着地都被认为取胜。搏克手们在比赛中运用的技巧可分为十八种基本摔法、三十六技、七十二巧,即:阿其呼(大别绊)、甘吉格拉(跳勾)、朝赫亚(横打)、德格勒呼(勾子)、摩斯黑雅(扭拽)、努古斯拉呼(搂要后压)、额布德格?努古拉呼(骑腿)、额勒古格(拉)、赫西格(踩拽)、哈西胡(挡腿)等。

蒙古族非常重视博克比赛的获胜者的奖品。大型比赛为前32名,中型比赛为前16名,小型比赛则为前8名或前4名获胜者颁发奖品。奖品根据比赛规模而定,多为牛、羊、马、驼等畜类和绸缎、毛毯、砖茶等生活用品。一般来说,第一名可获得配有马鞍的马、哈达、砖茶等奖品,第二名开始逐次递减。据罗布桑却丹的《蒙古风俗鉴》记载,搏克比赛中最高的奖赏是用九九八十一个白色的奖品奖励第一名,其中还要有一峰配有银制鼻勒的白骆驼。

赛马  赛马是蒙古族传统体育活动男儿三项竞技之一。早在公元前1800年左右,蒙古先民们便驯养了野马,将其广泛运用于驾车、征战、运输等方面;到公元前9世纪时,已经发明了鞍、嚼子、笼头、绊子等马器具,对乘马技术的掌握已经相当娴熟。

赛马活动在蒙古族传统的体育运动中占有重要位置,马在蒙古人的生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对以狩猎、游牧作为基本生产方式的蒙古人来说,马是蒙古人的“翅膀”,是狩猎生产和牧业生产的重要生产工具,又是出门行路的交通工具。在古代战争中,马给军队提供了极强的机动能力。骑兵可以疾袭,也可以速退,马可以代人之劳,负粮草、运军用品。由于马的这些重要作用,马与蒙古人之间建立了特殊的感情。爱马和善骑成为蒙古族的优良传统。在蒙古族英雄史诗中英雄的坐骑被看作是英雄的益友和伴侣。因而蒙古族素有“马背民族”的美称。据彭大雅《黑鞑事略》记载:蒙古人“孩时绳束以极,终之马上,随母出入,三岁,以索维之鞍,俾手有所执,从众驰骋,四、五岁,挟小弓短矢,及其长也,四时业畋”。由于上述习俗,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赛马活动逐渐成为蒙古族的一种特殊体育运动。

蒙古族牧民从小成长于马背之上,精通于骑术、善于驯服烈马是优秀男子的重要标志。蒙古族赛马大体上可分为快马赛和走马赛两大类别。除此之外,蒙古人还要依据参赛马的岁数和性别,进行不同的赛事。如:二岁马赛和儿马赛等。赛马活动通常是在祭敖包、那达慕大会或一些民间节日时与搏克、射箭比赛同时进行,也可单独进行。人数无限制,少则十几人,多则百余人。快马由少年儿童乘骑,走马则由成人乘骑。进行快马比赛时,一般要选择精于乘骑、聪慧灵敏、镇定勇敢、勤学善记、谦虚谨慎、听从教导的,体重在30公斤~40公斤,年龄居于914岁间的少年为赛手。比赛以草原为赛场,直线赛跑,通常为25公里~35公里。终点往往要设于那达慕会场等观众汇集之处。参赛马匹要由经验丰富的“乌亚其”(吊马师)经过精心挑选、调养和训练方可参加竞赛。比赛时赛马一律不备鞍辔,骑手不穿靴袜、身着彩衣,头戴带有镜子的花帽或五彩绸巾骣骑于马背。同样,参赛骏马的额毛、尾巴也要加以装饰。开赛前“乌亚其”要领着乘骑骏马的骑手入场列成纵队,而后在年长的“赫纳格其”(裁判员)的带领下顺时针(顺太阳绕转的方向)绕起点三圈,蒙古语称“查查尔?鄂日格胡”。之后,要走到起跑线附近纵队排列,等待比赛开始。此时,由歌手唱起赞歌——“图门乃?鄂赫”(意为万马之母),并伴以“亨古”曲调,为马匹和赛手助威。“赫纳格其”(裁判员)用哨子或小旗发出指令,赛手们则立刻策马扬鞭,风驰电掣,竞相追赶,以到达终点的次序排列名次。第一个到达终点的赛马被冠以美称“图门乃?鄂赫”,获得前五名的赛马要接受马奶洗礼,并被冠以美称“艾日根?塔布”,意思是接受了马奶洗礼的五匹骏马。蒙古人将最后到达终点的赛马称之为“阿拉坦?散达里”,即金凳子(比喻其步伐沉重),用幽默诙谐的赞颂词解释其迟来的原由,并祝愿它在将来比赛中跑得像黄羊一样快。对“阿拉坦?散达里”赞颂和鼓励,体现出了蒙古人对弱势群体的关爱之情。赛马这一传统活动已列入中国少数民族体育运动项目。

射箭  射箭是蒙古族传统体育活动男儿三项竞技之一。在蒙古族男儿三项竞技中,射箭的历史要远远早于搏克和赛马。早在旧石器时代晚期,新石器时代早期,生活在北方草原上的蒙古先民们便学会了制造简单的弓箭,猎杀野兽。蒙古高原随处可见的岩画遗存中,就有很多手持弓箭狩猎野兽的场面。后来,弓箭又运用于战争,成为冷兵器时代蒙古人最佳的武器,为蒙古人的崛起立下汗马功劳。蒙元时期,蒙古族最著名的弓箭射手为成吉思汗的侄子移相哥。1224年,蒙古西征花剌子模国,为了庆祝胜利,蒙古西境的不哈速只忽举行了一场由蒙古全体贵族参加的射箭比赛。也松哥在这次比赛中射下了矢中三百三十五虞(约1000米)的射程,并获得成吉思汗降旨刻碑之殊荣。这段历史被详细记录在了额尔古纳河畔所发现的《成吉思汗石铭文》之上。13世纪意大利使者柏朗?嘉宾在《柏朗?嘉宾蒙古行纪》中叙述道:“每个战士至少必须带下列武器:弓二张到三张,其中至少有一张好弓,三个装满箭的大箭筒”,“铁制的箭头极锐利,跟双刃宝剑似也,两面都消尖了。在他们的箭筒内常放有一把磨尖箭头用的锉子。”

近代,射箭已成为蒙古人强身健体的传统体育项目,主要在祭祀敖包或那达慕大会时进行。大致分为骑射和步射两大类。骑射以射法及靶的形制不同还可分为射吊靶、射竖靶、射平靶(又称帽子靶)、射球等种类。步射,同样可以射法及靶的形制细分,与前者大致相同。蒙古语称射箭手为“苏日沁”。传统的射箭比赛中参赛的“苏日沁”要通过一定的考核方可参赛,要做到技能过关、身体健康等。靶的距离,成年男子为22.5丈(约75米)、女子18丈(约60米)。少年儿童在818岁期间,可在少年组比赛,规定其靶的距离为男孩每大一岁加1.2丈(约4米)、女孩每大一岁加0.9丈(约3米)。蒙古族射箭比赛对于弓箭的样式、重量、长度、拉力均无任何限制。因地域的差别规则有所区分,但最普遍的一种是规定每人射九箭,分三轮射出,以中靶箭数多少取胜负。

骑射:射手骑马持弓箭沿跑道边跑边射。跑道通常为85米长,沿跑道设三个靶位,间距25米。跑道中心线与靶位相距2米。第一个靶为彩色方形布袋,第二个为白色方形布袋,第三个为彩色三角形布袋,袋内装有毛絮。头两个靶位于射手的左侧,第三个位于右侧。参赛的射手身着民族服装依次上场,于起跑线前待令,发令后即刻策马急驰,同时抽箭、瞄靶、射出。赛况甚为精彩。

立射:最为常见的射箭方式。其规则为射手站立于指定点,静射距其20米远处的固定靶,射中为胜。依据箭靶的不同,立射又分为射柳叶、射皮索、射月亮靶等几种类型。还有一种比赛为比射远而不比射中、比气力而不比功艺的远射比赛。射柳叶原为鲜卑人秋季大祭时举行的一项活动,后由契丹人发展为祈雨仪式。无疑,民间竞技与宗教仪式是须臾不可分开的,射柳叶或柳枝的射柳活动已成为北方民族富有文化蕴涵的一项民间竞技。射月亮靶比赛由古代蒙古人比射牛皮活动演化而来。月亮靶的制作方法为,将整牛皮割成宽1寸许的若干皮条,在皮条中间夹放毛毡,再将其卷曲成5个圆月状环,捆结成直径大约有0.4米的圆形箭靶,5个圆环分别涂成红、绿、白、蓝、黄五种颜色,悬拉于两棵树间。在蒙古地区箭靶可谓各色各样,其规则也相互不一。牧民对射箭比赛情有独钟,对射技精湛的射箭手更是羡慕不已,射手射箭的同时,观众还会以有节奏的曲调吟唱“兀海”、“兀海”,以示加油助兴。根据“兀海”的曲调和内容的不同可分为“散巴仁?兀海”、“巴依仁?兀海”、“奈金?兀海”等。

“散巴仁?兀海”:散巴仁为“箭靶的”意思,当箭射中靶后众人以低缓、平和的声调吟唱兀海,以示射手已射中箭靶。

“巴依仁?兀海”:巴依仁为“喜悦的”意思,当射手射中箭靶后众人以欢快的声调吟唱兀海,以示祝贺。

“奈金?兀海”:奈金为“朋友的”意思,当队友(团体赛时)或竞争者(个人赛时)准备射箭时,赛手与众人一起吟唱兀海为其助兴,以示增进友谊,共享喜悦之意。

蒙古族有对射箭比赛中获胜的选手要赐予“莫日根”称号的传统,根据比赛规模、获胜的表现等有“骁勇的莫日根”、“神奇的莫日根”等不同的冠名。

赛骆驼  蒙古语称“特莫?吾日勒德呼”,是蒙古族传统竞技项目之一。在中国主要流行于内蒙古西部阿拉善、巴彦淖尔、锡林郭勒等地区。起初是蒙古人为了在战争、运输等领域中挑选骆驼而测试其速度、耐力、强壮程度等的活动,后来则成为一种地方特色浓郁的竞技比赛。特别是近些年来这项传统体育比赛得到迅猛发展,已成为与赛马同样备受欢迎的民族体育赛事。赛骆驼一般在每年农历1112月进行,因为这时骆驼膘肥体壮,是赛骆驼的最佳时节。根据赛制不同可分为远距离赛、绕圈赛和接力赛等三种类型。参赛的骆驼数量不限,一般在十到百匹之间,如有可能,亦可再多。远距离赛为15公里~20公里(偶尔也有30公里的比赛),绕圈赛为3公里~10公里,接力赛为20公里~30公里。参赛的骆驼要求是816岁之间的成年骆驼,如果要是让未成年的骆驼参赛,就会伤害其元气,不能持续参赛。比赛前,赛手们围着“桑台”(熏香台)顺时针绕三圈。比赛时,骑手不分男女,皆身着民族服装,骑在驼背上,排成一行,在出发线等待。与骑手一样,参赛的骆驼也要精心装饰。在骆驼背上铺放色彩艳丽、图案美观的驼鞍,还要在鼻勒缰绳上系挂蓝色的哈达或五彩绸锻,以预祝其凯旋归来。比赛开始时骆驼和骑手们,在裁判员的指令下,拔地而跑。赛驼愈跑愈快,最快时尤如在冰上滑行,正因为如此蒙古语称这种疾步奔跑的步伐为“特习乎”,意为滑行。骆驼看似笨拙,但奔跑起来在短距离内毫不亚于赛马。1983年,在阿拉善盟赛驼那达慕上获得第一名的骆驼15公里赛程跑出了144秒的优秀成绩。赛驼以闯过终点线的次序领取名次牌(或代表名次的小旗子),入场绕桑台小步慢跑三圈后,以名次牌上的次序列队于主席台前。专职人员会给冠军骆驼戴上红花,驼鬣上系上哈达,以鲜奶涂抹庆祝。给冠军骑手敬献盛在银碗中的鲜奶和酒,以示祝贺。与此同时,还要由祝颂人致《头驼祝词》,为骑手们颁发奖品。

掷布鲁  蒙古语称“布鲁?朝赫胡”或“布鲁?西德胡”。布鲁为蒙古族传统狩猎器具,据形制不同大体可分为朱如很?布鲁、图勒嘎?布鲁和海木勒?布鲁等三种类型。

朱如很?布鲁是用铜或铁打制成“心”状,将其用皮条系在用弯形木头制成的布鲁前端,专用于猎取狼或野猪等大型猛兽的猎具。这种布鲁多在近距离使用,一般不超过20米。“心”形金属重量较大,虽投掷不远,但其力度很大;打中猎物后,其“心”形金属一般就会打进猎物体内,使其毙命。

图拉嘎?布鲁为圆型,顶部装有铅头或铜、铁箍环,布鲁顶端一般刻有细致花纹。用铅溶化后倒在花纹中。图拉嘎?布鲁是猎兔子、野鸡等小型野兽的猎具。

海木勒?布鲁为镰刀状,用榆木制造,作为日常练习用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内蒙古自治区体育委员会认为开展“布鲁”活动,对锻炼身体、活跃群众文化生活都有一定好处,便把掷布鲁纳入民族体育项目之中。掷布鲁比赛以赛制可分为投远和掷准两种类型。投远以掷出的距离远近定名次,有点像标枪运动。掷准则以击中目标物后的得分多少来排列名次。掷布鲁比赛的场地比较简单。投远场地约同现代标枪场地。掷准场地需要750平方米的长方形平坦地块。在场地一端划一条横投掷线,在距离30米外设圆形木柱3根为投准目标。柱高50厘米左右,上端直径约4厘米,下端直径约6厘米。木柱间隔10厘米。正式比赛时,不论投远或掷准,每人均以3次为限,每次投3个布鲁。掷准的积分办法为:1次直接投中3根木柱得10分,间接投中3根木柱得8分;1次直接投中2根木柱得6分,间接投中2根木柱得4分;1次直接投中1根木柱得2分,间接投中1根木柱得1分。三轮投掷完毕之后以得分多少定名次。一般要给前三名颁发奖品。奖品多为绵羊、砖茶、哈达、绸缎等。此外,还有马上投掷和连续投掷等赛事。掷布鲁是一项既考验力量,又测试技巧的传统体育运动,在蒙古民族中备受欢迎。

套马  蒙古族传统体育活动。有挥杆套马和绳索套马之区分。挥杆套马在我国主要流行于内蒙古地区。多在马奶节等喜庆节日举行。套马杆,蒙古语称“乌日嘎”。由桦木和柳木制成,顶端系一皮环,一般为5米~8米长。赛时,先指定一匹烈马,令其疾驰,这时骑手们手持套马杆,跨马紧追,至一定距离,迅速挥杆套马。比赛以套住烈马,并能保持一定时间为获胜的标准。根据地域不同,此标准也有所区别。蒙古语称这种套马时专用的绳索为“齐拉么”或“包古里”。这种绳索一般约8米~11米长,由品质上等的皮革或骆驼、马等的鬃毛制成。

二、智力竞技

蒙古族传统智力竞技有很多,这些都是蒙古族精神文化或非物质文化的宝贵遗产。蒙古族民间智力竞技主要有吉日格、蒙古象棋、帕尔吉、羊拐游戏等。

吉日格  蒙古族传统游戏棋。“吉日格”为蒙古语译音,原意是指“用插入法连接有间隔的东西”,是一种棋类对弈游戏方式的泛称。它是蒙古族人民,特别是青少年特别喜爱的传统游戏之一。考古学家们不仅在内蒙古的阴山岩画中发现了吉日格棋盘图案,而且在蒙古国境内的古代蒙古帝国首都哈剌和林城万安宫遗址内发现了此类棋盘图案。据研究,吉日格这一竞技游戏至少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在蒙古人当中流传着很多不同种类吉日格游戏,据游戏方式的不同,总体上可分为“宝根?吉日格”和“吉日格胡?吉日格”两大类。

宝根?吉日格:蒙古语称鹿为“宝格”,“宝根?吉日格”即指鹿棋,亦称鹿连儿。宝根?吉日格还可细分为“哈拉金?宝格”、“叶赫?宝格”、“江格尔?吉日格”等130多种类别。其中,“哈拉金?宝格”,又称24鹿棋,是在蒙古人中流传最广的一种。其棋盘成正方形,纵横线各5条,斜线6条,交叉成25个棋点。在中心线的两端各有一座山,蒙古语称“乌拉”。两座山,一个成尖顶形,一个成平顶形,棋盘画有十字线,也构成几个交叉点。由两人对弈,甲方执2子,称作鹿;乙方执24子,称作狗(蒙古语称“脑亥”)。游戏开始前,乙方先在棋盘内层的交叉点上布好8只狗,成正方形,余16子备用;甲方将2鹿放置在中心纵线与两座山的交叉点上。鹿子按直线先走,跳过1只便可吃掉1只。若有2只狗并列挡路,则无法通过,只能向空白点移动。乙方不可先动棋盘上的棋子,而要尽量用备用16子将甲方的鹿子围困。鹿子被狗子围困,无空白点可走,就算被吃掉。2鹿子双双被吃,乙方则胜。与此相反,若狗子被鹿子一一跳过、吃掉,甲方则胜。

吉日格胡?吉日格:还可细分为“乌苏?吉日格”、“毕力格?吉日格”、“玛拉盖?吉日格”等几十种类别。如:毕力格?吉日格就是其中一项颇有趣味的玩法。玩时先在一个圆圈内画出两个90度交叉的十字,将其划分为等面积的8个扇形,形成9个棋点。游戏只可由两人参与,甲乙双方各执3个棋子对弈,先将棋子摆放在一条线上的获胜。游戏者,你进我挡,趣味无穷。

蒙古象棋  蒙古语称“沙塔尔”。它是一种2人对弈的民间传统游戏,蒙古人往往要在那达慕大会时与体育竞技比赛一同举行蒙古象棋比赛,是老少皆爱的棋类游戏。据研究,蒙古象棋最初是公元24世纪间产生于印度,后通过阿拉伯世界传入蒙古地区,经蒙古人的改良成为具有蒙古民族特色的棋类游戏。此后,又经过蒙古人的早期西征传到欧洲各地。现在的国际象棋就与蒙古象棋一脉相承。其棋盘样式和棋子布局、走法等都极为相似。传统蒙古象棋棋盘样式以不分黑白的64个方格组成,两方各16个棋子,一方执白、黄等亮色棋子,另一方执黑、红等暗色棋子。材质而言,棋盘通常绘画于绸缎或木制棋盒、棋桌等上面;而棋子则有木质的、金银质的、兽骨质的、玉石质的等诸多不同种类。普通家庭则常用檀香木、杏木根等坚硬的木料制造。蒙古象棋的棋子有诺颜(国王)、别尔斯(王后)各1个,杭盖(车)、特莫(骆驼)、茂日(马)各2个,可温(儿子)各8个。蒙古象棋的走法与国际象棋的走法略同,只是细小的规则上有所差别。具体走法为:诺颜可朝八个方向随便行进于整个棋盘之上,但一次只可走一格;杭盖左右横线通行无阻;特莫只可顺斜线行进,不可横行;别日斯可顺横竖两条线通行,又可顺两道斜线通行,具有茂日和特莫的双重能力;茂日跳日字,但无中国象棋中马的拌腿限制;可温一次只能顺竖线前行一格,惟有在吃对方棋子时才能顺斜线前行一格,而且不能朝旁边或后方的格子行走。然而可温与中国象棋中的卒子有所不同的一点是,它走到棋盘的对面底线时,不但不会变得力量微薄,反而这时可温还可以等待下一步的回头,回头的瞬间可以变成任何一种棋盘中的棋子、如别尔斯、杭盖等。因为,它本身名字的意思就是儿子,儿子长大了就有了超群的力量,这也正是蒙古人的人生哲学在竞技游戏上的体现。蒙古语称“将”诺颜(即将或帅)为“夏剌”。在用不同的棋子将诺颜时用一些与此匹配的夏剌语(即将帅语)。其中,用别尔斯和杭盖将诺颜时说“夏格”,用茂日将时“曲热”,用特莫将时说“图格”,用可温将时说“舒德”或“曲德”。另外,玩者在运用各种棋子及走法时往往都要配以优美的短诗歌,使游戏气氛更加活跃。

帕尔吉  蒙古族传统竞技游戏。帕尔吉游戏的器具由棋盘、棋子、帕尔吉、木碗等组成。棋盘的中心是一个正方形,该正方形同其四面的四个长方形共同组成一个大的十字图形。中间的正方形内为空白,而四边延伸的长方形则被划分成若干个小方格。小方格的数量根据游戏种类的不同而有所区别。有的小方格内部还标有表示路程的符号。棋盘通常绘制在正方形白布或白纸上面。玩帕尔吉的人需要每人准备一两块石子或小木块,用以代替棋子;而且,各自选用的棋子要用不同的颜色加以区别。蒙古人称这种棋子为茂日,意为参赛的马匹,可谓蒙古赛马比赛的一个缩影。帕尔吉是在贻贝中灌入铅或其它金属制成的一面凸、一面凹的投撒用具,相当于骰子。木碗用来装帕尔吉、掷撒帕尔吉。民间流传帕尔吉这个名字就是有帕尔吉在木碗里甩动时发出的“帕帕”声演变而来的。玩帕尔吉的人数没有具体限制,可两人游戏,也可多人参与。基本规则是:投撒帕尔吉,观其正反两面的个数确定棋子是否上棋盘以及行动路线、移动步数等;棋子在棋盘上顺时针方向行进,不得后退,中途如不被对手吃掉,转一整圈后可安全回到自家门前,获得一个棋子奖励;棋盘上各方棋子的多少是胜负的标准。帕尔吉游戏的胜负既与步法有关,也与帕尔吉撒出的好坏运气相关。考验人的智力的同时,也夹杂着一些偶然性,游戏色彩较浓。蒙古人玩帕尔吉的历史虽然非常悠久,但从未将其运用于赌博。

羊拐游戏  蒙古族民间传统竞技游戏之一。蒙古语称羊拐为“沙盖”、“沙嘎”“沙阿”等。据研究“沙盖”这个名字源于古代蒙古语种的“其嘎”一词,意为“特别”或“特别好看”。大概是因为羊拐形状有别于羊的其它骨头形状的缘故。羊拐游戏的玩法有很多,但大体可分为三大类。第一类为表现生产生活特点的游戏,如用羊拐赛马、赛驼、射击等。第二类为测试事物征兆的游戏,如幸运之一、四宝、十二生肖等。第三类为测试智慧与灵敏性的游戏,如金龟、弹击羊拐、赛千等等。蒙古人对羊拐的几个不同面有不同的称呼,面积较大的凸面称“浩尼”,意为绵羊面;凹面称“伊玛”,意为山羊面;长条形的、面积较小的凸面称“茂日”,意为马面;凹面称“特莫”,意为骆驼面。羊拐游戏中,赛马是蒙古族比较常玩的一种,特别是儿童极为喜爱。可两人玩,也可多人游戏。游戏时,参与者先把数十个羊拐茂日面(马面)朝上,挨个儿摆放成一条长线,表示赛马的跑道,长线的一端代表起点,另一端用羊拐垒一“敖包”代表终点。尔后,玩者各选一个漂亮的羊拐作为自己的赛马,并排列于起跑线处,有些“赛马”还被涂上艳丽的颜色。除此以外,开赛前还要选出四个漂亮的羊拐作为比赛用的骰子。玩者们首先要轮流掷撒羊拐骰子,谁撒出的山羊(伊玛面)多,谁先走。这一环节被称为“伊玛——哈依胡”,意思是“撒出山羊来”。接下来开始进入正式比赛,按照“伊玛——哈依胡”环节中排出的次序,玩者们轮流掷撒羊拐骰子,掷出几个马面来,就让自己的“赛马”顺跑道前进几步。最先到达“敖包”者则为冠军,以此类推赛出所有人的比赛名次。整个赛况激烈而有序,仿佛到达了那达慕赛场,可谓是毡房中的男儿三技,毡垫上的蒙古赛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