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全部分类
当前位置:>> 文献 >> 民俗志 >> 第五篇 游艺与娱乐民俗 >> 第二章 民间竞技 >>第四节 鄂温克族民间竞技

民俗志 >> 第五篇 游艺与娱乐民俗 >> 第二章 民间竞技 >>第四节 鄂温克族民间竞技

编写单位:自治区地方志办公室  志书下限:  出版日期:  总字数:  录入人员:关明磊  录入时间:2016年11月26日

第四节 鄂温克族民间竞技


 “枢体能” “枢体能”即抢“枢”。“枢”是鄂温克语车轴销的意思。鄂温克族的民间传说,在很早以前的一个夏日傍晚,一个子孙满堂的家庭在迁徙时,首车的车轴销“枢”脱失,车队因此停止前进。老人让两个儿子分别带一队人去寻找,并说要奖赏找到“枢”、修好车的人。这样就产生了两队之间为了得到头功,找“枢”、抢“枢”的游戏。

“枢体能”场地以草坪为主,分为藏枢区、前锋区、中锋区、后卫区、车轮区等。场地为等腰梯形,上边长15米,底边长30米,上下边的直线距离为48米。上边中心部位有一底边长4米,每个角的边长为2米的星形区域为藏枢区。从上边向下10米为前锋区,前锋区向下16米为中锋区,中锋区到底边22米为后卫区。底边中心位置有一直径8米的圆圈为车轮区。

“枢体能”比赛分为甲队和乙队,每队队员不超过11人,其中上场队员7人,即1名前锋,3名中锋,3名后卫。双方服装颜色上要有区别,号码从212号。上场裁判3人,其中主裁判1人,副裁判2人。裁判员的服装与队员的服装要有明显区别。此外,还有1名记录员,负责记录得失分情况。

比赛器材有:枢(车轴销)30厘米长、5厘米方、重约350克~400克;勒勒车轮子及车轴。

比赛时,在主裁判鸣笛前,双方队员在车轮区底线外,背对藏枢区站好位,鸣笛后双方队员迅速进入各自比赛区。可有推、拉、挡、拌、摔等动作,但不得踹、反扭关节,如有严重犯规者,罚出场外2分钟,如有故意伤他人者罚出场外停止上场比赛,不准替补。

“布库扎瓦勒迪仁”(摔跤)  摔跤是鄂温克族比较普及的体育运动项目,通常在青壮年聚集的场合或劳动休息时进行,他们不分体重大小来较量气力,锻炼了身体同时用娱乐的方式调节了自己的心情。在敖包会和重大节日时,各地的摔跤手们也赶来聚会,参加摔跤比赛,人数达数十人。他们在参加比赛时穿上马靴子或自制的“黑色靴”,穿上“照得”(摔跤坎肩)出场,裁判员发令后,双方握手致敬,接着开始一场激烈的摔跤比赛。鄂温克族的摔跤比赛也有自己的规则,一般为淘汰制。摔跤的技巧种类多样,有勾、绊、压、背、晃、旋、踢等多种,但不能用手抓对方脖子以上的部位,也不允许抱腿和用脚踢对方膝盖以上的部位。当选手把众多对手摔倒在地,并且在没有选手与之较量时为胜,可给予“布库”(鄂温克语“摔跤手”)称号。

“莫林伊拉勒迪仁”(赛马)  鄂温克族放牧和狩猎都离不开马,赛马比赛是炫耀自己的好马和骑术的好机会,多在敖包会和丰收会及重大节日时进行。是传统的体育比赛项目。

现在,赛马分为速度、远距离和颠马赛三种。速度赛程一般分为1000米、3000米、5000米不等。远距离赛分为15公里、20公里、30公里等。颠马赛分为5000米、6000米不等。比赛场地选择宽敞平坦之地,便于众多骑手相互追赶超越。其中远距离赛马赛途中有小山坡和小河沟等障碍物,主要是比赛马的耐力。

参赛马匹事先经过挑选、调养和训练。比赛时,除了颠马赛外均不备马鞍,骑手多为10岁左右的少年儿童,颠马赛由成年人参加,开赛令响,骑手们扬鞭策马竞相追逐,先到达终点者为胜。

“诺日嘎普仁”(射箭)  弓射在很早以前就已成为鄂温克人狩猎的重要工具,也是抵御外来侵略和参战的武器之一。在过去鄂温克族男子都佩戴弓箭。弓:鄂温克语叫“波日”,是用柳、榆、桦木为材料折弯上弦制作而成,为了增强拉力和耐用,可把两层弓木粘合在一起。弦是用鹿、的筋制作,并在弓的握柄和系弦处镶兽骨固定。箭:鄂温克语叫“诺日”,是用木削制而成,箭头配有铁或骨制的箭镞。箭尾装饰配有两排对称的羽毛,以保持在射程中的平衡,为了拉弓得力,射手在拉弓的大拇指上,戴上空心兽腿骨制成的板指,鄂温克语叫“额日格屯”。

射箭比赛是在敖包会或节日进行。比赛时,选出射箭能手们参加,所射的靶环是用6厘米多厚圆形箭靶,用木架固定在比赛场上,靶环有红白相间的道,环的中心为洞眼,鄂温克语叫“托布道林”。比赛射程约30米~50米不等,选出的射手,以中环多者为胜。

有一种是把“阿伊坎”当靶来射击,把“阿伊坎”在地上横列成一排,用木制箭头的箭射“阿伊坎”,以射中多者为胜。

20世纪80年代后,在那达慕射箭比赛中,多用长约8厘米~10厘米、直径约8厘米~10厘米的圆柱型的布做靶子,在地面上摆成一长条,用木制箭头的箭来射,比赛名称叫“布龙”。以中心位置的环数最高,中环多者为胜。

“米日干”车  “米日干”车,鄂温克语又叫“奥古得坎”,是草原民族使用的交通工具,从伪满时期鄂温克人才有了这种车,主要在呼伦贝尔的鄂温克族自治旗和陈巴尔虎旗鄂温克苏木等鄂温克族聚集的地区在日常生活中广泛使用。

“米日干”车具有轻便、灵活、不受任何条件约束的特点。它是由单马拉动,具有轴承和减震设备的双轮有轮胎的马车。与一般的畜力车相比,具有舒适、轻松、速度快的独特优势,非常适合于进行速度比赛。

1983年,在呼伦贝尔盟首届那达慕大会上鄂温克旗首次正式推动了“米日干”车的速度比赛表演赛。比赛中,以鄂温克旗参赛队为主的米日干车赛手,淋漓尽致地发挥了“米日干”车的特点和优势,得到了大会组委会的一致认可,同时受到了广大牧民群众的普遍欢迎和赞同。从此以后,这项比赛在呼伦贝尔地区举行的历届那达慕和各种大型活动中频频亮相,取得了极好的社会效果,受到了各族各界的充分肯定。

“米日干”车比赛也是在赛马的环形跑道上,比赛规则和赛马基本相同,只不过只有一种固定的距离,不象赛马有多种距离的比赛。

夺宝  “夺宝”是鄂温克族自治旗挖掘整理的民间体育运动项目,过去称为玩“宝贝”,在鄂温克自治旗境内居住的各民族小学生在20世纪5060年代都曾玩过,它是一项集灵敏、力量、技巧、斗智为一体的集体项目,它对摔跤运动也有一定的辅助价值。现在“夺宝”作为呼伦贝尔市那达慕大会的民族体育项目,受到广大群众的好评。

“夺宝”运动的场地为边长10米~15米的正方形,四边内侧有1米~1.5米宽的跑道,两队的场地之间有一条1米~1.2米宽的跑道,跑道可以从正方形的两个对角使两队的场地分开,也可以从两个对边的中心部位把两队的场地分开,使两队的场地形成两个相同的三角形或长方形,在两队场地之间跑道的中心部位画和跑道宽度相同的两道线为出口,在各队场地和出口相对的位置为入口,即如果各队的场地是等腰直角三角形,直角处为入口(入口的宽度和出口相同),如果各队的场地是长方形,另一个长边的中心处为入口。各方场地的中心是放宝点。比赛时,只要把对方的宝贝夺到自己的场地为胜。比赛中,运动员脚踩线或出界线,在本局中就被淘汰出局,如持宝队员犯此条例属于输一局。双方队员可以使用推、拉、摔、拌等合理动作。但不得使用反关节动作,击打对方的要害部位。

马爬犁和骆驼爬犁比赛  马爬犁和骆驼爬犁比赛是在冬季雪地里举行的一种比赛,可以在环形的赛马场跑道上举行,也可以在平常雪地举行,鄂温克族自治旗的冬季那达慕和各苏木在冬季举行活动时,经常举行马爬犁或骆驼爬犁比赛。

伊勒玻奇仁(围猎比赛)  鄂温克族在19世纪末以前曾存在过联合围猎的古老传统,“伊勒玻奇仁”就是由古老集体围猎演化的一种体育游戏。

1.场地:矩形场地,长40米,宽30米。营池内半径2米的半圆形,在矩形对角线的两头。

2.器材:网球23个。

3.裁判:正副裁判员各1人,其位置在营池的两头。计时员、记分员各1人。

4.队员:甲乙双方各6名队员,其中各1名队长。

5.时间:共4场,每场15分钟,每队轮换攻击2次。(可分上半场、下半场,中间休息10分钟)

6.比赛方式:

甲方为攻击手,乙方则为被攻击对象。甲方6人在场内外布防。乙方5人在甲营池内,主裁判员发令后,另外1人离营池3米外供球,击球者用手掌击球后即刻快速跑到对面的乙营池。甲方队员接到球后,用球投击乙方跑的队员,打着了乙方队员甲方得1分;没打着,而乙方队员跑进乙营池内,则乙方得1分。

7.规则:

1)乙方5名队员按号轮流击球,只要打着球就往对面乙营池跑,进乙营池后从界外顺时针方向自动回到甲营池。

2)击的球落在甲营池两边及延长线界内有效,球在界内落地后滚出界外也有效。

3)乙队队员在两营池之间被球击中身上任何部位都有效。如跑出界外则乙队输1分。

4)乙方击球手如果3次没打着球,或打出界外和甲营池内;则甲方自动得1分。

5)攻击手之间可以互相传球,把球传给攻击对方有利位置的队员。

8.胜负:累计4场得分多的队为胜队。

“莫贡坛古日体能”(抢银碗)  抢银碗是由鄂温克族古老婚礼演变而来的展示力量与智慧的游戏,也是展示骑手们在马上的骑术和速度的一种独特的竞技性体育运动。在鄂温克族的婚礼中,女方在送亲队伍中选出几名骑术优秀、善骑好马的壮小伙子,等婚礼快要结束喝完最后一轮酒时,女方代表中的一人趁机将一只银碗揣起来(意为带走福气)退席,等到起程时,揣银碗的人拿出碗来挥动手说:“男方亲家们,你们能追上我们的快马吗?有骑术高超的好汉吗?我们把姑娘的福分带走了”。说完就快马加鞭往回跑,这时早有准备的男方小伙子们飞身上马追赶他们,准备抢回银碗,如果女方揣碗的人被追到,他就立刻将碗传给同伴,而在互相传递过程中把碗掉在地上,这时骑术好的人在马背上俯下身来捡起地上的银碗。如果男方追不回碗,就代表女方胜利,女方守不住碗被男方抢去,就代表男方胜利。

“呼莫哈奥克特”(鹿棋)  “呼莫哈奥克特”是鄂温克人玩的一种游戏,意为围猎之意。棋盘用纸或木板做成,画有两座山口,棋子有2只鹿和24个围猎者。开棋时,执2只鹿的棋子摆在两座山口上,执围猎棋子者将8个围猎者摆在棋盘里层正方形的8个位置上;开棋时,鹿先走,吃棋子的方法是:在棋盘直线上跳1个格,吃掉被跳过的1个围猎棋子,如果直线上连着有2个围猎棋子就意味着这个方向被堵,执围猎棋子者把手中的棋子尽量放在能堵住鹿的空位上,鹿每跳一步或走一步,围猎者放1个棋子,直到把手中的16个围猎棋子放完。此后,还是鹿每跳一步或走一步,围猎者移动棋盘上的棋子。鹿是设法吃掉围猎者,围猎者尽力围困鹿,防止被吃掉。如果鹿被围困的无路可走,执鹿棋者失败。如果执围猎者的棋子被吃掉很多,认为再也堵不住鹿的线路,执围猎者为失败。这种棋,从棋名、棋盘到下棋方法,都充分反映了鄂温克人围猎生产和生活实践中智慧的结晶,具有狩猎民族风格的游戏活动,也是鄂温克族男女老幼喜爱的智力性游戏。

“毛塔玛西仁”(拉棍子)  拉棍子是鄂温克族民间趣味性的体育活动,比赛不分场地随时可以进行,是两个人比力气的游戏,开始需备1根长50厘米~60厘米,直径4厘米~5厘米的光滑木棍,比赛时两个人面对面,双脚脚掌相对互蹬,席地而坐,双臂伸直,两人紧握1根木棍,待裁判一声令下,比赛的双方利用木棍使劲拽对方,直到把对方拉起,臀部离地面为胜。如果在比赛过程中斜倒、松开棍子者为败。败者退下,任何人都可以上来与胜者较量。

“尼哈莫塔玛西仁”(颈力)  颈力赛与拉棍子一样也是鄂温克族传统的体育活动,和拉棍子在同等条件下均可随时进行。用具只不过是把木棍改为鄂温克人长袍外系的腰带而已。比赛时和拉棍子一样脚蹬脚坐在地上,把两端结在一起后成环形的布或绸腰带套在两人的脖颈上,双手按住各自的膝盖上部,双方用颈、腿、腰及全身的力量,设法把对方拉起,臀部被拉离地为胜。

“伊满得西勒都仁”(滑雪)  从古至今鄂温克猎人都使用滑雪板打猎,“基恩勒”(滑雪板)是鄂温克猎人在冬季打猎时追击野兽不可缺少的工具。传说,滑雪板是鄂温克族的先人发明的,成年猎人套着一副滑雪板,一天可滑80公里左右,是冬季追打野兽的较快交通工具。使鹿鄂温克人的儿童从12岁就开始学滑雪,父亲打猎回来,孩子拿父亲的滑雪板去练习,而且互相之间进行滑雪比赛,所以他们的滑雪技术很精湛。

“宝伊靠”(曲棍球)  “宝伊靠”是鄂温克族一项具有悠久历史的传统性的球类运动,“宝伊靠”的打法象似冰球。“宝伊靠”(球棍)是用柄长1米~1.3米左右,下端弯曲的幼柞木做成;“坡烈”(球)是用杏树根块儿或牛毛做成圆团,与网球的大小相似。在平日进行游戏时,双方队员在自己这方划一条界线,一方将球打过对方的界线为胜。但在正式比赛时,相距约250米远的场地两端设门。分甲、乙两方,每方人员相等,多为中青年参加,每队设守门员一人,其余队员为前锋和后卫,这些队员在夺球、护球、进攻、防守、射门的技术相当高超,经过激烈的争夺,一方将球击入对方大门为胜。

“额勒布希仁”(游泳)  鄂温克人一般都居住在江河岸边,有传统的喜爱游泳的习惯,特别在鄂温克族中青年中,过去经常进行横渡江河的比赛活动。

“吉别莫勒者仁”(划船赛)  过去鄂温克人在狩猎或捕鱼时,经常用桦树皮制做的船作为生产和水上交通工具,在捕鱼或狩猎的途中,在江河上进行划船比赛。

“乌日务塔克拉仁”(爬山)  由于鄂温克族所处的自然环境和生产生活条件,使鄂温克人练就了能爬山的本领,还以自己的智慧制做出了专门有利于走山路的非常轻便、抗刮、耐磨的适宜在山地穿的鞋(奇卡米)。在山上徒步狩猎的途中经常进行爬山比赛,看谁能先爬到山顶,以此来缓解路途中的劳累。